当前位置:首页>社会>浙江酒后挪车、接替代驾进小区不算醉驾!专家:并非是给醉驾松绑

浙江酒后挪车、接替代驾进小区不算醉驾!专家:并非是给醉驾松绑

更新时间:2019-10-31 07:53:21 浏览量:4930

10月8日,浙江省公安、法律部门发布了《关于办理“酒后驾车”案件若干问题的会议纪要》,其中“酒后驾车进入居民区不视为酒后驾车”的内容引起了网民的热烈讨论。有些人担心“放松对酒后驾驶的处罚”可能会增加司机酒后驾驶的风险。如果一个醉汉在住宅区发生事故,他的责任应该如何界定?

杜南记者采访了法律专业人士,了解到浙江省关于酒后驾驶的“新规定”进一步细分和澄清了酒后驾驶的内涵。与公共道路上的酒后驾车场景相比,“移动停车位和替代驾车进入居民区”危害相对较小,具有一定的实际需求。然而,一些法人认为,虽然住宅区、停车场等地方不是公共道路,但仍存在不可忽视的事故风险。应该认真把握豁免的门槛。

浙江新规定:酒后驾车进入居民区和移动停车位不是酒后驾车

10月8日,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浙江省人民检察院、浙江省公安局联合发布《关于办理酒后驾车案件若干问题的会议纪要》(以下简称《会议纪要》)。

会议纪要规定,“醉酒后在广场、公共停车场等公共场所移动停车位,或者其他人开车到居民区门口后改为开车进入居民区,或者其他人开车离开公共停车场或居民区后开车的,不属于《刑法》第133-1条规定的“在路上醉酒驾驶机动车”。

此外,会议纪要还规定,通过吐血或抽血使血液酒精含量高于80毫克/100毫升的人将被刑事逮捕。在“酒后驾驶”的情况下,不移交审查起诉或免除处罚的标准也从140毫克/毫升放宽到170毫克/100毫升。根据规定,如果酒精含量低于170毫克/100毫升,他认罪并悔罪,没有文件规定8种加重情节,如果罪行轻微,他不得被起诉或免除刑事处罚。

这条消息引发了网民的热烈讨论。有些人认为浙江省发布的新文件反映了“放宽酒后驾车限制”的信号,这符合道路交通的实际情况。有些人还担心,这种“放宽酒后驾车处罚”的规定实际上会增加酒后驾车的风险,并给道路行人带来危险。

专家意见:合理,但事故风险不容忽视

酒后驾车已被处罚多年,“酒后不开车,不喝酒开车”的理念已经深入人心。然而,尽管酒后驾车有效地遏制了交通事故,但被判酒后驾车的人数也急剧上升。今年7月31日,最高法律公布了2019年上半年国家法院的审判执行数据。在已审结的刑事案件中,危险驾驶罪在数量和比例最大的五种犯罪中居盗窃案之首。

针对浙江颁布的新法规,北京大学法学院教授薛军认为,浙江颁布的《新酒后驾驶条例》不是为了解开酒后驾驶,而是为了进一步细分和澄清酒后驾驶的内涵,不与中国《道路安全法》等上位法相冲突。此外,薛军认为新规则是合理的。“移动停车位,将代步车带入小区”的行为不仅社会危害性低,而且具有一定的现实需求。

关于公众对“酒后驾车进入居民区”的担忧,薛军表示,如果司机撞到人、撞车或撞到其他设施设备,司机必须承担相应的民事损害赔偿责任。只有从酒后驾车的角度来看,车主不需要受到处罚,也不会影响他人的合法权益。“新规定在处理酒后驾车方面更加现实和恰当。我认为值得在其他地方效仿。然而,豁免门槛必须严格限制,公共道路上的酒后驾驶必须排除在外。”

中国人民大学法学院教授刘俊海认为,浙江三大部门发布的文件详细界定了酒后驾驶相关刑法和司法解释,贯彻宽严相济的司法理念。初衷值得肯定。然而,刘俊海表示,尽管住宅区、停车场等地方不是公共道路,但仍存在不可忽视的事故风险。此外,这些地方不仅有许多弱势群体,如老人和儿童,而且行人的防备意识往往比在公共道路上行走时更加放松和薄弱。如果放松对私人场所“酒后驾车”的法律限制,可能会导致道路杀手变相离开道路。

因此,本着以人为本、安全第一、生命第一的原则,无论是在公共道路、住宅区、停车场等场所,都应根据醉酒驾驶行为等案件事实和后果,严格按照刑法确定犯罪要件,准确定罪量刑。刘俊海教授说:“根据酒后驾车都要受到处罚的基本精神,地方司法机构在办案时不仅要考虑当地的风俗习惯和地方特色,还要尊重刑法的统一规则和基本权威。即使出于善意,法律规定的对特定罪行的惩罚原则也不应轻易放弃或打折扣。”

酒后驾车社区发现停车位量刑二审“维持定罪,撤销量刑”

杜南记者发现也有“危险驾驶移动停车位”的案例。一些司机被法院判定危险驾驶,并被拘留和罚款。在2016年广州荔湾的一起案件中,二审法院维持原判,撤销判决,免除司机的刑事处罚。

2016年9月8日22: 00左右,广州市荔湾区居民区发生一起停车场事故。涉案司机曾声称,他在一次聚会上喝酒后被送回住宅区,并在开车寻找停车位时意外刮伤了附近的一辆车。经检查,曾轶可被查获时血液酒精含量为176.9毫克/100毫升,符合酒后驾车标准。一审判决显示,被告曾犯有危险驾驶罪,被判处一个月监禁,缓刑两个月,罚款2000元。曾庆红认为一审判决太重,呼吁修改。

广州市中级人民法院的审判意见显示,曾轶可将自己的车交给了酒后代表自己驾驶的司机,这表明他已经意识到在路上酒后驾驶机动车是非常危险的,并采取了一定的措施加以避免。曾轶可为了找到停车位而移动了他的车,酒后驾车的主观危害相对较小。一旦酒后驾车的人开车距离短而速度慢,这种行为的风险明显低于酒后驾车的人高速长距离驾驶机动车的风险。公开判决表明,广州市中级人民法院的终审判决维持了一审法院的定罪部分,撤销了量刑部分。实施危险驾驶的,免予刑事处罚。

广州连岳律师事务所律师黄志新在杜南告诉记者,酒后驾车是否受到处罚并不影响交通事故受害方的权利保护和责任方的民事责任。受害方可以通过保险、双方调解和民事诉讼要求对方承担责任。

采访与写作:杜南记者毛舒洁

江苏快3

上一篇:为法治集美添彩 微电影大赛今启动
下一篇:茄子这样吃太有创意了!口感丰富,营养全,挑食的小孩都爱吃